日游天津卫

九月 1st, 2008

头脑发热一日游,目的地天津。

难得周六起个大早,前往著名建筑北京南站上阅读课,横七竖八汹涌澎湃的人来人往丝毫不掩南站真金白银堆出来的不卓气息。翻页的瞬间我差点就想起了欧洲之星。

阅读的目的自然是等车,好在只有两个小时。买了去程的D车和回程的高速列车,买票的过程虽有些曲折,倒也没怎么超出我对火车站的想象,略过不表。想到一天之内能体验两个场次的先锋铁路,心情不由有些澎湃。

天津颇有些第二眼美人的风韵,初见伊只看到乌突突似奥运前北京的天,听着人们不知所云的方言,只觉得又是个毫无特点的北方城市。待到游走了老租界五大道和大胡同估衣街,便被天津卫的十分之洋和十分之土迷住了。

五大道显然是任何版本的天津旅游手册介绍的重点–她是另一个意义上的老上海和老青岛,而估衣街则是最惊喜的意外发现,我们造访的“谦祥益文苑”即隐身于此。

牌坊下的估衣街据说有600年的历史。各式杂货铺和绸布庄凌乱地挤满了这落寞的街,些许建筑和牌楼还隐隐透着那个年代的精致,但当日的排场也只能从崔旭的《估衣街竹枝词》(道光四年)中追忆了:衣裳颠倒半非新,挈领提襟唱卖频;夏葛冬装随意买,不知初制是何人。

“谦祥益文苑”是个传统样式的戏台,改自1917年建成的“谦祥益”稠布庄。台上长袍艺人插科打诨风采流转,台下茶客乐在其中喝彩连连,更有位七十高龄的老先生登台献艺,这样的热闹景象让我这个南方小妮子又陌生又喜欢,只可恨演员们时不时冒出来的天津话,于是本场演出意会程度直逼曼谷的木偶表演,无话。

回程的火车是著名的城际高铁,我也终于赶了趟热闹,顺便观光了一把乘务员,基本很美女。

这个周末,有人去了西藏,有人回到北京,有人officially closed the book,有人开始write a new page。

就这样,秋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