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六月 2nd, 2008

某小妞在北京机场碰到了haunting伊多年的ex。

两人竟然同乘一个航班从上海赴京公干,遇见后打了同一个叉头奔向两个不同酒店。

我猜想那是段难过的路程:太多情绪却无从谈起。

传说那是个灵魂出窍命中注定让人无语的breakup,以至于事隔多年我们从来不提。

伊在三陪公务之后预备拉我去叙旧。那个名字注定这将是个充满情绪的单向倾诉活动。

学生时代的痴谈惘语已然走远,就像那些我们曾经彻夜谈论过的人和事。

亲爱的朋友,至少你可以和首都的酒精say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