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节前夜

三月 7th, 2006

– 某日,msn上某某说他次日就要结婚。说,“你当时机会都不给我。”

无语。除了抱歉,恭喜。我还能怎样?

似乎全世界都结婚了。美女室友和BF谈了不到1个月,就匆匆忙忙的搬赴爱巢了。真不知道这些人哪里来的勇气,争先恐后的奔向commitment。难道他们就不会迷惑?不知道自己到三十岁会不会也变成那样。

女术士小叶子说偶是典型的魔羯,顽固,坚持原则,渴望稳定的生活。她坐在我的对面,天真地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肯定地说“你应该找金牛或者处女,但是你总被火象的星座吸引。”其时窗外下着上海一贯的冬雨, 半夜三更我们坐在新旺里吃白灼菜心。茶餐厅的热气里坐满刚从夜店里出来的红男绿女。各个花枝招展,甚是耐看。

这番论调听似有理,只是仔细回忆了下,似乎没怎么碰到过金牛座和处女座的GG。顿时决心以后碰到potential的时候首先拷问其人的星座。这么说来如果每个人的名片上加印一项星座,那该多好!

上海看上去那么不同,机场一路看似陌生;上海又好像从没有变过,每处停留都唤起些许熟悉的片断。也许若干年之后,上海会彻底变成一个记忆里的城市。希望那时候,我已经找到我的金牛。

周末和ABC mm在后海泡吧时碰到一个台湾大叔团,不知是对ABC搞笑的普通话感兴趣,还是对我的乡音好奇,大叔们上演了十万个为什么。两个mm私聊不成,只好离开另换店家。唉!活生生浪费了2杯饮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