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硬盘的休眠

七月 14th, 2008

用了多年的老索尼终于还是没有熬到七年之痒,某日哼哧哼哧转了半天便彻底罢工了。

zz同学屡次努力后终于给她下了病危通知。虽然感情上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我的老硬盘已然无法摆脱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的事实。

与索尼的一见钟情发生在2002年,其时不顾专家的一致建议,鬼迷心窍地收了小紫。最初的爱不释手过后,很快发觉外表的重要性确实排在性能之后。于是走向另一个极端,对所有的索尼从此仅限远观。

老索尼的已经或即将离去不得不空白一段过去。从某次长途旅行开始,她陪着我四处游走,胡吃海塞了不少东西:功课、照片、申请过的工作、甚至还有1000多首mp3和那篇毫无逻辑的非洲论文。

显然有些记忆过久地不曾翻看,看来也已经是无从追忆,罢了。

消费时代的产品都有个生命周期,而6年显然也远远超过了我对老索尼的期望。偶尔也曾狠狠地想过,这么慢几时候才能坏掉。。。。。。然有朝一日遂了愿,身为恋旧物者又感到一阵深刻的惘然。

上周msn上闲置两年的某个老朋友忽然冒出来,几句话下来发现彼此的城市,工作和生活状态都没有任何改变,“时间似乎在我们身上停止了流动。”伊酸溜溜地说。

于是我无端地想起了那些已经不一样的人,和那些不再的事。。。。。。

可是,我们怎么都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