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的下一夜

十二月 27th, 2004

dscn1298.JPG 昨日初次体验滑雪,很快便进入状态乐在其中。白色的世界只剩下耳边呼呼的疾风,怎一个惬意了得。平日烦闷一扫而光,快乐不由攀上心头。日落时分卸下雪具,才听见胃肠咕咕作响,空气里飘过一阵异香,循息而去,原来是一个买蛋饼的小摊头。又冷又饿的一行人,一时顾不得卫生形象等等种种,扑将过去,几分钟之后众人已经在讨论蛋饼带来满足的最大价值了。

回城的路上接到老友的电话,这姑娘竟然买到300块北京到上海的机票,再一次充分证明中国民航异乎寻常的变态与不合逻辑。急匆匆地赶到后海的Starbucks会她。冬夜的酒吧街没了平日的热闹风情,想来时髦的人们平安夜耗尽了他们热情,此时都缩在家里享受现代加热系统。推开cafe的门,才发现里面异常热闹,每张桌子都有人,加上等咖啡的若干人等。苦啊,难道要站着喝完这杯咖啡?四下张望之际耳边流动的竟然都是广东方言。只知道很多台湾人移民到上海,难道现在也有许多香港人北迁首都?估摸着时间,要了中杯拿铁。足够我喝上一个小时。门边的东南亚长相男子竟然一个人霸占着整个桌子,我厚着脸皮走上去问是不是能share桌子,对方说yes。终于可以坐下来看我的周末画报了。。。。。

 咖啡喝了不到一半,咖啡客也走得差不多的时候,老友带着朋友出现了,生活在陌生城市的好处之一就是不时有突然到访的老友,总带来不同的惊喜。

阵阵寒意掠过湖面从四方卷来,于是扭头闪进邻近的“茶马古道”,难得一次不用等位子。

坐定之后发现后海湖面已经完全冻住:在北京的第二个冬天,第一次看见结冰的后海。独自在寒冬里拍打冰面的寂寞的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