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夜皮外伤

七月 19th, 2005

北方夏天竟如此多雨,想起某年某月迷失的那个雨天,收齐行李告别过往,世界只剩下雨和一片空白。如今已然朝九晚五地融入了这个城市。

上帝是个魔术师,不时转动生活这奇妙的万花筒。大G终于信了约稣,她说,因为祖先犯下的原罪,所以人世间这么多苦痛。是这样吗?

音乐,听着,哼着,咸湿了脸庞。不该还是痛吧,早该忘却了。只是被歌词感动了吧。每一刻都有人品尝甘露,也有人吞咽苦果。如果世界本无完美,心无杂念是否真的可以快乐?

听说南方有台风,怀念席卷一切的暴雨,想旅行了。

=======================================================

追曾为了谁 

追逐中擦伤了腿

疲累 最后有些气馁 

嘿你说的对

当爱和时间对垒

眼泪会将幸福 拖累 

是皮外伤我不认为

会留伤痕久久不褪

就算不褪也无所谓

太完美容易被摧毁

这皮外伤就算跟随

相信一年应该减退

就算不退 我会当做记念

每一次天不作美 

嘿头也不回

两次机会自已给

眼泪会将幸福

拖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