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香气

一月 29th, 2005

那日,意外拐进五道口某书店。一楼是些花哨的流行书和CD,不同的是有些贺曼卡。以后再也不用为了找张小卡片跑遍北京城。从不喜欢那些冷冰冰的电子符号和电子时代流行的flash。偏执热爱着的,永远是手写的书信和贺卡。

即便为了环保,也无法割舍。CD区发现NAT KING COLE的专辑一盘,立即拿下。天花板处贴一横幅:“二楼更多好书”,心下暗笑书店主人老王卖瓜。顺着弯弯曲曲的扶梯上了楼。感觉竟是不错。建筑,美术,电影,非主流艺术……心下暗暗欢喜,这下在北京又多了一个去处。流连间发现书店里有个袖珍咖啡馆。妙极妙极。

想起曾经的一个梦想,来日发财,必觅一清净之地开个书店,搜罗些自己喜欢的图书,在coffee corner磨磨豆子煮煮咖啡。书香加上咖啡香,滋润得不得了。

天又带上咖啡去查资料。国图二楼的走廊漫着淡淡的CoCo气息,是谁和我一样,钟爱这异域的谜香?暖气严重不足的阅览室让我片刻间手脚冰凉。

在书架上发现了一本SAGA04年出的development policy。看了几节便一心想据为己有。Counter的姑娘称不提供代订服务。问了半天姑娘说“你和图书进出口总公司联系吧”。ft,还不如和近期回国的人联系呢

回家的出租车泛着一股清新的皂香,正如言情小说里主角特有的气息。

周二出差去南方,希望回来的时候,北京的春天也到了。

忽然想穿裙子。

黑色星期天Vs红色星期一

一月 25th, 2005

礼拜天,带壶浓咖啡泡图书馆。

中午觅食时发现手机没了。扭头回寄包处360度翻遍大包,一无所获。

丢了今年的生日礼物。郁闷。迎面走来个姑娘,很认真地问怎么寄包。我如此这般演示讲解一番,然后厚着脸皮向她借电话。

女雷锋同意了。打自己的电话,关机。打出租车公司电话,无果。猛地又是一阵郁闷。可怜本姑娘行侠仗义多年,竟遭此横祸。罢罢罢,喟叹世风日下。用了人家电话过意不去,盛情邀请雷锋姑娘吃饭。到了餐厅才发现只剩下面条。于是要了茄子面和鸡蛋面。雷锋姑娘原来刚考完自考大本,准备继续深造。心下暗暗后悔从前对自考生的种种偏见。这新疆姑娘有颗金子般的心。女雷锋盛情邀请我去周末某猫猫展览!Shocked!去当志愿翻译,大脑瞬间转动n次,硬着头皮应下了,谁让人是女雷锋呢?

发过牢骚吃喝完毕,回图书馆狠喝咖啡,找书,阅读,复印。然后大着脑袋回家。此后的二十四个小时里我变成手机版祥林嫂,逢人哭诉丢手机惨状。

周一,同事劈头就问是否收到彩信。昏死。

回头一坐稳就来了emergency,搞得我一大早就得给米国老太打电话,n长一串号码按得我直犯晕~我可怜的胃阿,下午2点才看见饭菜的样子。

晚饭时竟然接到某男电话,问是否丢失了手机。OMG!立刻商量接头时间地点。急急忙忙赶过去,门一开,竟然是个ABC gg。

亲爱的A200,又回来了。

应了IBM男的那句话,报应来了。hiahia~ 

继续做好人。

周末零点零分

一月 22nd, 2005

发现囤积n久的黑色小毛衣和新买的细格子毛西裤很match,兴奋!等不及星期一就赶紧招摇出去,进门老板扑上来夸了半天,HIAHIA~

不觉在自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积极地加了一天班,竟然连续高效工作超过8小时并且感到很愉快, 再次发现自己具有工作狂的潜质。也许某天会走上女强人的不归路。。。。。

没庆祝生日,却意外收到了几份祝福,其中一份来自遥远的佛州,总有这样几个朋友,不会天天出现,却不远不近的挂念着。

难得msn上同时碰见306的姑娘们,约定年后重聚上海,那些逃课翻墙半夜三更逛马路的日子啊,已经离我远去了。

DG妹正和一个老外dating,就像其他奇怪的爱情故事,不同的是主角换成了童年老友。小时候总是n次方鄙视那些蹩脚的作家和编剧,如今却发现,所有的艺术都源于现实。

忍不住又把东爱的音乐拖进winap,不知何时会厌。听说故人问起我。不知道执着勇敢的人是否会快乐。只是自己已成胆小的鸵鸟,虽然一如既往地渴望着晴朗的天气。

天总会下雨,我需要的,也许只是一把好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