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初体验

四月 24th, 2007

1.JPG闺蜜S小姐五一出阁。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我再次申请担任伴娘。几番商量结果如下:经过二十余年的不懈努力,我第一次混上了伴娘这碗饭。不容易啊!

据S小蜜家乡风俗,伴娘不用挡酒!!多么幸福的活儿!!!虽然如此,任务依然艰巨。主要任务之一是拉着新娘玩命跑。至于是跑向婆家还是娘家,暂时忘了。不过有一点记得很清楚:准新娘许诺了一个巨额红包。里面会有多少个毛主席呢?我很好奇。

穿什么还没琢磨清楚。但为了装好娘家人,我的8cm此番是无法出场了。裙子可能也得省了。其他的,白色肯定不能穿,红色大概也不大合适。什么才能体现本小蜜的不凡风采,恐怕还要再请教一回google大叔。

拷问了半天,S小蜜还是说不出需要什么大礼。哎,女大款的生活,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伊早年混进某高校,现在的工作是不定期摧残祖国的花骨朵。房子车子都有了,信用卡账单更是不缺。

上次接见伊的时候参观了一把伊鼓鼓囊囊的银包,确切点说应该是卡夹,结果惊讶的发现里面塞了不少于10张的信用卡。其时我们在希尔顿后面吃日本菜,我很失态地尖叫了一声,然后把信用卡们肩并肩排成排,摆好Pose拍照留念。

磨了半天,S小蜜松了口,说缺一个自动咖啡壶,一把菜刀和一只大锅。咖啡壶这种大毒草直接VETO,哪能助长伊的资产阶级大歪风呢?不过可以把这个信息贩给别人。那么是买一套刀还是买一套锅呢?我开始思考。。。。。。

“就是那种大锅,熬粥的,还能蒸馒头的,你家没有吗?”面对我十分有限的领悟能力,S小蜜开始气急败坏。

我于是赶紧虚心解释:作为单身女青年,本小妞对熬粥的锅的需求仅限于一人份的任何形式的小锅。希望家庭主妇大人酌情谅解。

收线。

N年前伊失恋,我陪伊轧古北路喝了一夜酒。N+n年后我失恋伊陪我再战古北。所幸那些名字都已然渐渐模糊。小蜜,祝你幸福!

古城禅香

四月 17th, 2007

ms-clove.jpeg 偷偷懒儿,先贴张照片,短文30日内补齐。特别鸣谢业余摄影虫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