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意大利

五月 19th, 2003

      意大利真是个热情的国度,从佛洛伦萨到罗马,从那不勒斯到西西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帅哥的笑脸,从斗兽场出来,顺着大马路一路上好多帝国遗迹。走着走着,忽然陷入一阵怀古的情绪,随便坐在遗址一块断石上,闭上眼想象身披长袍来来往往的古罗马市民。2003年晴朗春日的阳光下,时空仿佛倒流几千年,回到尼禄统治下的七座山。。。。胡思乱想这又犯了迷路的老毛病,对着地图研究了半天地形,依然一头雾水。明知到处是游客,还是决定逮个人问问,正好视线里出现一个遛狗的老头,赶紧就扑了上去。

     “Do you speak English?”

      我刚问完老爷爷便笑眯眯的“夸尼其挖!!“
 
     “NO NO.”我连连摇头。
 
     “撒油那辣!“老爷爷还是死心不息。
 
     “I’m not Japanese.”我准备让他打住了。
 
     “Ah?”老爷爷做奇怪壮,”那你从哪里来?”
 
     “俺是中国的”我一脸坏笑。
 
      老爷爷不好意思得吸吸鼻子“噢!中国!好地方!好地方!”
 
      于是开始问路,只见他左手拿过地图,右手从怀里神奇的掏出两副眼镜,神气地带上其中一幅,用意大利语指点了半天江山,好不容易搞懂了,我赶紧连连道谢。老爷爷说:“书包背背好,小偷很烦人的!”又赶紧连连道谢,唉!我的运气就是这么好,出门净遇上好人。道了别刚走两步,听老爷爷在后面叫。回头一看,他正竖着大拇指说“Chinese girl, beautiful!” 哈哈,被人叫美女真是开心,情不自禁的捏捏自己的脸蛋。
 
       在罗马混了两天便匆匆忙忙往南走,在罗马火车站查到一般那不勒斯的火车,两个人加起来一共才11欧不到,正陶醉在省钱的快乐中,一看到开往那不勒斯的火车就傻了眼,这不就是意大利版的春节民工专列吗?好不容易挤上车,挤阿挤阿挤,挤过了车厢一节又一节,人一个也不见少,寻找餐车未果,这才想起原来民工专列是没有餐车的。挤了半天终于在两节车厢的衔接处凑合的找到了立脚之处,实在是累得不得了,肩上的背包又沉,只好学着旁边一个帅哥的样子,掏出佛洛伦萨的地图垫着坐在地上。伪装淑女的梦想再次破灭!!这次彻底当了一回沙丁鱼:原产中国,转口英国,出口意大利。四周空气闷骚,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不是腿和眼睛鼻子嘴巴就是。郁闷之下只好掏出旅游书猛看装斯文。十五分钟以后旁边的帅哥开始和我搭话。此帅哥包着墨绿色的头巾,面部轮廓甚是清晰,很有些阿加西的味道。于是开始和绿头巾聊天。绿头巾自称是Freelancer.也经常扛着背包到处跑,所以看到我们倍感亲切,我抓紧时间咨询了半天那不勒斯美景美食等等的一切情况,还很虚心的掏出笔记做会议记录。绿头巾说再过两站人就少了,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不到我们终于可以舒服得伸直双腿伸展了一把。绿头巾知道我们是中国人也大吃了一惊,我决定再让他吃一惊,“我教你说几句中文把!”他满腔热情激动地说“OKOK”, 也掏出一个小本本做笔记,这一教一学把我笑得够呛,足足笑了半个小时。所以众位看官,如果你想“笑一笑十年少”,不妨找个老外教他点中文,发出来的音肯定让你捧腹。与小朋友学说话有的一拚。搞笑的是绿头巾后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教了我们几句意大利语。独乐不如众乐乐,一是车厢里飞满笑声。我心里暗想大概意大利人舌头的构造真的和我不一样,怎么说都不像,怎么翘都不卷。唉!没办法,和亚平宁岛的帅哥们有距离,无法靠拢了!
 
     火车原定7:30到站,可到了7:40绿头巾说还早呢。到意大利前虽然把青年旅社都订好了,但因为在罗马没有联系上那不勒斯的青年旅馆,不知道他们CHECK IN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从火车站走,眼看天色渐暗不由得有些担心。大概是因为“倍感亲切”,绿头巾主动用手机帮我们打了电话,问清楚了具体位置,然后告诉我们他本来约了朋友看电影,现在火车晚点也看不上了,刚好我们的青年旅馆和他们碰头的地方很近,可以带我们一起走。我一听喜上心头,一时间把妈妈以前说的出门小心不要轻信别人之类的话全部抛到脑后,差点脱口而出把同伴许配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