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十月 3rd, 2010

一路向西,四个小时便是乌鲁木齐。

天是画片上的蓝,太阳直愣愣地晒向胳膊,毫无保留地问候远方来客。和形似回民的汉族出租车司机唠了一路嗑,很快到了酒店,之后一周习惯了每天入店的常规开包安检。

头几天总在固定地点开会转悠,满眼的高楼大厦和便装汉族,公务人员似乎都是汉族,到处都是各地餐馆,有些片刻我几乎产生了身在其他内地城市的错觉,当然各个大楼入口的安检和大部分招牌上的两种文字时不时把我拉回现实。

直到某天溜达到了著名的二道桥。

简直是像是到了中亚或者土耳其。路人个个高鼻深眼,满眼都是包着各色头巾的女性,有些甚至只见双眼。一阵强烈的不安全感瞬间袭来。大巴扎的建筑既特别又漂亮,琳琅满目的货物也颇有异域特色,客流量算不上太大。商户既有汉族,也有维族,而客人多为外地游客。逛了一下午,成果包括一把可爱的热瓦普和若干新疆玫瑰茶。

伴着各个版本恐怖故事暗涌的是看似平静但依然澎湃的不安情绪。想起大叔们讲的post conflict countries,暗想生活在这个国度还算幸福。只有懦夫才会挥刀舞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吧,但又是怎样的诉求和悲苦,才会让人们不惜付出和平的代价兵刃相见?不敢想象。第一次新疆之行,感受与青海和甘肃大不同。

周末参团吐鲁番一日游,新疆真是地广人稀风景如画。置身交河故城和大阪城中,一时间光阴流转大漠炊烟,那是何种苍凉之美,遗憾的是导游每处只留了四十分钟,行程中还不乏不知所云的当代人造景观。中国的内宾旅行团十年如一日名副其实地保留了下下之策的特质,各位经济学家所言甚是,我国应该大力发展服务业。

待了整整十天,回程惨遭飞机晚点,回到北京碰到几个国家电视台的记者,扛着长枪短跑,也拎了整整一大包的馕。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

Name (required)

Email (required)

站点

Speak your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