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的八月

八月 28th, 2008

养了一只仙人掌,葱葱翠翠长在充满鱼缸感的罐子里。

迷上鱼缸而买了仙人掌,没想到伊朴素的脸蛋背后竟有如此爆发力,短短一个夏天噌噌噌地窜高两倍。真实地感觉到植物的成长,竟是种神奇的甜蜜。

托贵人的福糊里糊涂看了几场比赛,气氛热烈。场上场下运动员球迷拉拉队,紧张激动性感纷纷上场,忍不住尖叫连连。五棵松的辣妹太阳,生生晒伤了半条胳膊。

待到著名盛事散了场,一切终于慢慢回归轨道,平安是福。

这个八月的主题是千机变。排山倒海的不确定竟有些真实,才有些疑心皮肤是否太接近安全色,便陡然来了冰川期,看来只能增白了。

复数次被指不成熟,郁闷地高兴起来,21世纪我把单纯当作一个褒义词。

记忆里最短的一个夏天,就要这么过去了。

秋风阵阵地凉,又到了挂念螃蟹腿和黄酒的时节。

特别感谢:在最短时间借给我最多望远镜的雷锋和受到轰炸的耳朵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