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流水账

五月 10th, 2010

春分前脚才走,夏至也呼啸地一闪而过。不断发生的极端事件,不由让人想起那部叫“2012”的电影,和所谓的新诺亚方舟。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烦恼通通都该去见了鬼吧,我等庸人大概也不用日日自扰了。

难得去了趟书店,极体贴的店员很是让人受宠若惊。又抱了几本书回来,希望这次能早些看完。

最近状态很是古怪,跌宕起伏上上下下,好似重温Kotakinabalu的恐怖吊桥,全无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一路向前。食了几颗自己种下的异果,味道虽不全是好极了,但也算些新鲜体验,认了。

看了老片“金色池塘”,老头老太太全无表演痕迹,让人印象深刻。十分温暖。又看了切丽的自传,颇有些有趣味的小片段,不管事实是如何,这位有主见的御用大律师更多地在书里体现了作为骄傲妻子的那一面。

终于送洗了冬天的厚衣服,于是穿裙子的季节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