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白

十一月 28th, 2007

如果哪天和国贸白白,最怀念top10肯定少不了溜冰场。skate.jpg

玩旱冰恐怕已经超过十年,但接触真冰还得从B城说起,只是除了有点黑有点冷和伟大hockey player兼蹩脚skater密斯Silva之外,似乎剩下的记忆还真不算太多。

似乎每项爱好都有附带的down payment,比如密斯陈的壁球拍,某河马的望远镜,再比如我的滑冰鞋。好在利用率还不算太低。

午休时间滑冰的都是熟面孔,高手自然多些,也有三两个和我水平近似的三脚猫。偶像们或进退自如或优雅舞动,时常看的我仰慕满天飞,恨不得天天请教练,也去考它个五级。

冰场的BB们十万分可爱,尤其那些换上滑冰服,变身Q版阿童木,超人的胖豆豆们。当然也有恼人的冰球宝宝,全身装备,横冲直撞,连摔跤都是整齐划一的一副架势,很是让人崩溃。

周五的冰场,休息时听到了一小段对话。男孩在向女孩描述波士顿的冬天:雪,两个大湖,滑冰的人。。。。。。听着耳熟,忽然怀念起和我讲过波士顿雪天的某个故人。旁边坐着两个小朋友,校服上书“景山学校”。和她们聊天,三年级的女小朋友甲说,课外要学好多东西:英语,奥数,滑冰,还有高尔夫。。。。。。小朋友都这么抓紧,看来我也要加油拉。

再过半个月就是冬至,今年冬天一定带上冰鞋去次什刹海,再去看看那片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