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udgemental Eye

十月 28th, 2007

evil-eye.bmp希腊的蓝色“Evil Eye” 传说能反射妒忌和敌意,保护主人免于攻击。

看人,总不自觉地带着Judgemental的眼镜。因为种种不符合自己价值观的小细节,给好人们扣上一顶顶不同道的大帽子,想想实在幼稚。

某次背包旅行,偶遇MIT/Mckinsey某大牛。大牛休假回国探亲兼游荡。两人漫天吹牛,扯到H大JFK学院,大牛认真的说那里不错,你可以看看。后来果然找了个JFK的人给发了封email,可惜其时不求上进没当回事。过了一阵大牛回京,恰逢工作日二人碰头喝咖啡,一见面大牛便惊讶道“啊!原来你也是工作妇女!”虽然觉得“妇女”这个词用得十分别扭,但这故事再次说明,魔方的六个面尚能随机转出也许是无限种的可能,浅尝辄止自然无法见其全貌,人又何尝不是呢。

磁悬浮加速食面的时代,不同的人们带着各异的chemical来来去去,彼此缺乏互相了解的动机和耐心。习惯了根据表象给别人贴上一枚枚未必正确的标签,再分门别类地调整距离适当交往。吹牛只限于无关痛痒的广泛话题,活动大抵也不超过些吃喝玩乐的腐败娱乐。是否我们忙得都只记得欲望,遗忘了灵魂。生于这样的时代,不知是该为了看似无限的可能性而高兴,还是该为那些只属于过去的不再而感伤。

周五下班赶一饭局,在国贸对面绝望的等了半天出租车未果,只好掏出事先打好的饭店指示图在马路上研究起公交路线,一个路过的中年商务男问“需要带路吗?”想都没想本能的说“不用了,谢谢。”对方继续赶路,一面回头说“我看你在看地图,以为你在找地方”。

老毛病又犯了。问题是,从何改起呢?

陈绮贞-还是会寂寞

十月 14th, 2007

曲:陈绮贞 / 词:陈绮贞

早已忘了想你的滋味是什么
因为每分每秒都被你占据在心中

你的一举一动牵扯在我生活的隙缝
谁能告诉我离开你的我会有多自由

也曾想过躲进别人温暖的怀中
可是这么一来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我的高尚情操一直不断提醒着我
离开你的我不论过多久还是会寂寞

别对我小心翼翼
别让我看轻你
跟着我勇敢的走下去 

别劝我回心转意
这不是廉价的爱情

看着我对我说真爱我

++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