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个幸福的新年丸子

一月 3rd, 2005

忽然想吃丸子,自己做的丸子。冰箱里刚好有现成的肉末,于是一摞袖子钻进了厨房。上生粉,上调料,彻底搅和一番,二十分钟后十八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幸福牌新年丸子一字排开坐在砧板上整齐地朝我媚笑。

已经忘了多久没做丸子,只是清楚地记得还在B城的时候常用丸子招待朋友,在中餐稀缺的特定历史环境下屡次骗得“贤惠”之名。超市里买来的西洋猪肉末,加上中国超市背回来的各种调料。清新可人的丸子们既可以炒菜又可以烧面,一次做上几十个,每次只吃其中一部份,剩下的放在冰箱里冻起来。下次不劳动也可以吃到丸子。不劳而获的感觉就是这么好。

一直是厨房杀手。身为厨房里80%油烟的积极制造者和三次火警的直接相关人,我持续不断的对室友们抱着真诚的歉意。最后一次火警铃响的时候,隔壁的帅哥在走廊里无奈地叹道。“哦,又是你!”然而这种经历也并非一无是处。好处之一就是我的脸皮越来越厚。

偶尔会想起那段简单的日子,看看书,泡泡图书馆,去去gym,偶尔参加几场party,看几部电影,闲时背上backpack锁上门出去流浪几天。后来还遇到一个叫“男朋友”的人,不幸的是和那段日子一样,该感情已成历史。

“东爱”里莉香坚持把完治叫成“丸子”,不知日语里是不是此“丸子”。但可以肯定的是爱情并不是努力就能有,而丸子想吃就可以做。想做几个就做几个。

做了十八个幸福的新年丸子,九个炒了西兰花,九个打包放在冰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