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微雲

十月 8th, 2009

也是微雲/胡適5036-12156649211

也是微雲,
也是微雲過後月光明。
只不見去年的遊伴,
只沒有當日的心情。

不願勾起相思,
不敢出門看月。
偏偏月進窗來,
害我相思一夜。”

 

悠长假期的成就之一是读完一本书。话说上次啃大部头的年代大概要追述回白垩纪。

聂华苓的回忆录《三生影像》,三联零八年六月出版。

被书中的老照片打动于是买了这书。然书本身确也值得一看。从三四十年代女少年的动荡故园,到五六十年代年轻母亲所处的压抑绿岛,最后到静静流淌的爱荷华河。

文字间是数十年家变国殇,一家人的命运也随着大环境辗转起伏。

第一次不带情绪重温那段历史,却发现阅读间更多的情绪不断涌动:旧时大家庭的多重约束,普通人面对国家巨变的无能为力,某些时期极度压抑的政治环境,特殊时代扭曲的人性,为坚持信念甘愿入狱数十年的“有脊梁”的文人,以及作者历经风雨后找到的幸福。

当然还有无数黑白或彩色的老照片,无数篇少年时语文课文的作者化成具体形象出现在照片上,感觉甚是神奇。

一向对女性作家有种莫名的亲切感:陈丹燕,王安忆,戴厚英,池莉,毕淑敏。她们的风格不同,但文字一样的更加细腻贴近和心灵。

《也是微云》是书里摘录的一首短诗,其实也是一首歌,只是未曾找到音乐。

《三生影像》在线阅读(搜狐读书)

另:碰到一个正牌guru,教导我多多看书好好学习,慢生活,这算是开了个好头吧。

那些香气

一月 29th, 2005

那日,意外拐进五道口某书店。一楼是些花哨的流行书和CD,不同的是有些贺曼卡。以后再也不用为了找张小卡片跑遍北京城。从不喜欢那些冷冰冰的电子符号和电子时代流行的flash。偏执热爱着的,永远是手写的书信和贺卡。

即便为了环保,也无法割舍。CD区发现NAT KING COLE的专辑一盘,立即拿下。天花板处贴一横幅:“二楼更多好书”,心下暗笑书店主人老王卖瓜。顺着弯弯曲曲的扶梯上了楼。感觉竟是不错。建筑,美术,电影,非主流艺术……心下暗暗欢喜,这下在北京又多了一个去处。流连间发现书店里有个袖珍咖啡馆。妙极妙极。

想起曾经的一个梦想,来日发财,必觅一清净之地开个书店,搜罗些自己喜欢的图书,在coffee corner磨磨豆子煮煮咖啡。书香加上咖啡香,滋润得不得了。

天又带上咖啡去查资料。国图二楼的走廊漫着淡淡的CoCo气息,是谁和我一样,钟爱这异域的谜香?暖气严重不足的阅览室让我片刻间手脚冰凉。

在书架上发现了一本SAGA04年出的development policy。看了几节便一心想据为己有。Counter的姑娘称不提供代订服务。问了半天姑娘说“你和图书进出口总公司联系吧”。ft,还不如和近期回国的人联系呢

回家的出租车泛着一股清新的皂香,正如言情小说里主角特有的气息。

周二出差去南方,希望回来的时候,北京的春天也到了。

忽然想穿裙子。